Huiyi

Life is strange

基虫暖圈行动 day 8

踩着午夜的小尾巴发了出来

看官欢迎抓虫

新人来交党费了 求轻拍

对于聒噪的人洛基一向来都没有什么意见,但过于聒噪的人就让人很不知所措甚至想打人了,比如我们友善的邻居蜘蛛侠。

他一直都相信孩子一般都会比较爱说话,他们对这个世界充满惊奇,像是很喜欢到处乱走。他翻了个白眼,眼看又要下雨了,也不知道彼得那所谓的“战衣”有没有防水功能。

哦对,那个红金红金的衣服真是难看。

说归说,放任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在晚饭时间在外头可不是一个好主意,洛基最后还是拿了把伞往外头走去。

黄昏的伦敦很美,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划破了那和谐,零零细雨还有一些太阳的余温,若不是他知道这小鬼跑错棚了还真是个美好的画面。

这不是个现实世界,却也是个现实世界,这里的人会像困在了时间里,不会老不会死,他们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洛基用禁忌魔法在原本的时间线上随机抽取一个时间段,自立了一个宇宙。

原本这是很和平的一个世外桃源,两年前我们友善的邻居蜘蛛侠却突然从天而降,砸坏了洛基家里的屋顶,刚巧战衣小兄弟没有钱,所以抵押了他的战衣。

他抵押那天伦敦貌似也下雨了。

原是纽约的邻家蜘蛛侠现在蹲在伦敦的街头,有些懊悔没有把战衣检查清楚才出门,今天是他第一天重回战衣,有些冲昏头了。

刚才下雨的时候暖气启动失效,他现在冷的要死,雨滴滴答答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格外让人厌烦。

这些都衬托出了洛基的出现那么的美好,不不不我说那把伞。

他把伞高高的举在离彼得的头很高的地方,这无形的催促着叫彼得站起身来,毕竟挡一半不算挡嘛。

待彼得站了起来,只能默默感叹神域人都这么高的吗,正如你所想的他问了出来。

“你有听说过冰霜巨人吗?我是其中一员。”


都说洗澡的时候适合思考人生,彼得深谙此道,他在思考自己要怎么定义洛基。

他不是敌人,但他的态度也不像是把自己当朋友,有点像别扭的父子,但他的个性又不是长辈,他提供了一切的生活必须品却又一堆要求。

真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却又不让人讨厌。这是彼得在洛基第十九次敲门后扬言要破开浴室门之前把浴巾围好之后草草下的结论。

对于突然出走的上衣,洛基并没有什么感想,毕竟他家哥哥的腹肌是人间极品他也从小看到大了。

但这个未成年的战衣小子居然有这样的好身材,真是小看了这小身板。

“你洗个澡这么久,真是令人遐想啊,啧啧”

彼得大眼珠子转了转红了红脸,“我不是我只是想了些事,”

“又再想怎么回去吗?”洛基打断了看起来会很长的对话。

他坐在马桶上想了很久,他觉得自己坐在天秤上,让人坐立难安。


彼得出现那会身上都是伤,脸色不好还有哭过的痕迹,洛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也知道他身上的奇怪衣服是斯塔克的手笔,他只是有些好奇也有些不忍心指责他,他撞坏了那个好不容易设计好的屋顶 。

他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彼得要坐在窗前安静看着天空却在外面穿着战衣对着路人说个没完。后来他知道灭霸成功拿到六个宝石了,也知道彼得有些自责。

“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你还太小了,”他如是对彼得说道。

如果按照神可以活个一两万年的话,十五岁只不过是个还在襁褓里的宝宝,需要有人疼爱有人保护,而不是他去保护全世界。

“我不只是个孩子,”他顿了顿,他不喜欢这样的语气,很严肃让人觉得沉重,“但是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力去反抗比自己力量大的人,你有能力你却不做些什么,这样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既然你拥有了,那保护其他人就是上天指派给你的任务。I failed my mission”

这是彼得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对洛基说出这么一大段话,也是相当让人心疼的一段发言,说起来其实他们两个的年龄也算相仿,不过他是中庭的守护者,自己却与他恰恰相反。

或是为了得到父亲和兄长的关注做了这么多幼稚事,这样反倒显得自己格外不如人了,也许索尔说的对,他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弟弟。

而眼前这个小少年简直是隔壁家弟弟的完美典范,虽然现在像是没了翅膀的鸟儿,因为他要留在这里打扫卫生直到还完屋顶的维修费。

是的,他没有战衣了,怪可怜的。

当然这个世界属于洛基的小世界,屈屈一个屋顶还不容易恢复?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对彼得,大概是因为他很特别吧。

或者因为他活成了洛基最想成为的样子。

洛基靠着门望着里头静静看书的孩子,半饷没有说话,把手上的战衣放回了他的房里。


这两年他们从陌生人,一直到现在也经历了很多,彼得不懂洛基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他也问过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彼得对这个曾经袭击纽约的大魔头有些改观了。

他穿上了战衣,发现凯伦被连上了,这不正常,他观察过这里没有人使用手机或是无线电,这里又怎么会有讯号呢?

“嘿凯伦。”

“嗨彼得,你今天还好吗?你听起来有些丧气,你和斯塔克先生一起的战役还顺利吗?”

“别提了,我们输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这里很不正常,我还遇见了洛基,他没有你说的那么坏,”

“哦彼得,根据以前星期五给我的资料显示,他是个在两天内杀了四十八个人的极端恐怖分子,我建议你还是远离他比较好。”

蜘蛛侠坐在了钟楼的顶端,感受着屁股底下一秒一秒的震动,他被赶出来了,被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的人。

“我觉得你们有些误会他了,我之前也觉得他是坏人但他对我挺好的。”好吧,虽然话是这样说,但作为一个纽约市民,彼得确实不能完全原谅他,说不定那只辐射蜘蛛就是因为他把外星生物放进来而感染的。

哦等等,那位扒手先生你好,蜘蛛侠要来抓你了。


晚间,彼得拿着之前差点被抢劫的那位女士给的酬劳寻找着合适的晚餐,确认了座位。

"你好,一份热狗和一杯茶谢谢,还有,你们这里还缺人手吗?"

他没从洛基那里带出来任何一分钱,他需要一份工作来继续他的生活,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他还想着报仇,也很想念梅和奈德。

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对面有个人在使劲擦椅子擦桌子,等他回过神来发现洛基一脸正色地打量这里的装潢。

"你叫茶干嘛,你一向不爱喝茶的。"

"我叫茶了吗?"

真是糊涂了,彼得想,最近一直急着回去却一直回不去,他就不相信洛基真的没有办法,什么鬼九界第一法师,彼得表示怀疑。

"你不可以帮我回去吗?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洛基的摇头让他有些失望,来到这里虽然没有糟糕透但也不远了。

洛基对于孩子只有一个想法,他们总爱把情绪写在脸上,而且还用一种狗狗眼看着你,就是要让你心软。

九界第一法师有能力创造这个世界自然也有能力让里面的人出去,但这个方法非常危险,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自己英年早逝。

自从弗丽嘉死后,她的话就一次一次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洛基在第四百八十四次被索尔的武力并不友善地“劝”回了宫后,他光荣地成为没有朋友的那一个,连范达而也觉得他不适合和他们游獵。

弗丽嘉把这个小儿子的情绪看在眼里,摸了摸他的头,听着他委屈地诉苦,最后和他说了一句话,一句影响深远的话。

“这个世上只要还有一个人记得你的好,你就一定要笑,让他们知道你很好,不要让他们担心”

“这个人一定只有你,母亲。”

弗丽嘉对他摇摇头,指了指阿斯加德最尊贵的宫殿,意思不言而喻。而后安慰了他几句哥哥只是怕你累了,他也爱你。

难得想起前尘旧事,有些想家了,他小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他知道他可以干什么。洛基一直都知道,索尔不可能安分做一个受城之君,而奥丁又希望索尔做国王,所以自己只能变得更有能力,让父亲看到自己。

就像平常,幼子都会被父亲轻视,尤其是那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哦天真不想承认。

这里依旧平静,洛基的鼻血却越来越严重了, 他不知道神生病要怎么治,他用手边唯一可以拿来吸血的被子压着,他皱了皱眉,这条被子可以火化了。

好不容易处理好了却看到门外站着大半夜还没睡觉的未成年。

“你长不高一定是你晚上不睡觉造成的,呵”

“那你是因为每天晚上都很准时睡觉才这么高的吗?”他拿着自己的牛奶跟着洛基坐到沙发上,他从凯伦那里听说了很多索尔和洛基的事情。

“不是,我这种叫种族优势,我每天都会在我妈哄了我睡觉之后爬起来看书,所以我就只是巨人族里的小不点,我的生父也是因为这样才把我丢在神殿的...”

彼得听着洛基这千年难得一遇的打开话匣,他似乎有些懂了为什么他这么厌世,他小时候爸妈去世的时候他也有过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是个负担没有重视自己,当然后来他也找到了梅,洛基也找到了弗丽嘉,哦这是之前他不小心看到洛基书房内他小时候的日记里写的。

“我懂你,”他给了洛基一个来吧兄弟抱一个的眼神,虽然被人无情的翻了一个白眼,“所以我们算是好兄弟了?”

“朋友,只是朋友。”


早晨还下着一点绵绵细雨,比起晴天他还是更喜欢雨天,想起昨晚的事就有点好笑,孩子就是孩子。

等等,有人敲门。

“你想吃早餐吗?我也不知道还不好吃,我只是模仿着梅做了一些很简单的早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可以试试?”

对于一个昨天才说他们是朋友的人他这样是不是有一点过度小心了?

“你其实可以自在一点,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其实彼得何尝不想真的自在地跟他说话呢,但是现在他要找办法出去要是不谨慎说话得罪了他,那时候哭都没有眼泪了。

不过洛基不知道他这些内心小九九,他也没有舍得去让彼得再次想起那些过往,他就是觉得彼得可以帮,他也愿意帮,只是这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他需要好好找找方法来续命好让这个小屁孩成年后以身相许。

我只是在开玩笑,不好笑吗?


Its hero time !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伦敦一直都在下雨,眼看越下越大了洛基又要去给彼得送伞了,他可不想又再一次地没日没夜照顾别人。

“你每次都可以非常准时地出现,你就像我的救星一样,洛基哥哥。”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洛基并不排斥,他的重点只在彼得说自己是他的救星,这让洛基大大地怀疑了自己,毕竟彼得也是个中庭人,他不讨厌洛基吗?

“你说真的?你找到方法让我出去了?你就像我生命里的一把伞,下雨的时候你永远都在。”

洛基是打心眼里为他开心也确实真心担心自己的性命,“你一出去就必须要找到索尔让他带我们离开这里,不然我会没命的,阿斯加德也会就此陨落,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吗?”

在彼得慎重的点头之后,洛基感受到自己的怀里多了一个人,彼得带着鼻音跟他道了别,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你说我像一把伞,但伞依旧只可以在有限的范围里护你周全,以后你得学会变强,不可以再这样哭了。”

“其实斯塔克先生的战衣是有加热工功能的,只是一时失灵了,他对我挺好的,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

“Well well, 斯塔克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你赶快带着你斯塔克先生给你的战衣滚吧,”

洛基和斯塔克有过节,这个彼得有听过,但他以为不严重,好吧看来只有以后来慢慢改善他们的关系了。

“以后我还能再见到你吧?”

“如果索尔可以来救我的话,去吧,我觉得我那个不靠谱的哥哥应该会有所不同,我会安全的。”

他们选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地方,彼得测过头看了看洛基,他又在流鼻血了,他的状况一定非常不好。

“最后,你叔叔的事,我很抱歉,但他一定也希望你开心。”


后来彼得又经历了一场他人生中第一次的胜利,索尔也把洛基和阿斯加德带到了地球。

彼得无疑是开心的,至少他们还可以天天见面虽然斯塔克先生不是很乐意,但谁知道呢说不定以后就好了呢?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不是吗?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