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yi

花与小石子

花与小石子

  “爸爸,我们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子桓,我说过什么”

  “祈祷的时候要闭上眼睛。”

  良久,他睁开了眼睛,身边没有了他的父亲。

  “爸爸,爸爸。”

  身边没有了山上的荒凉,山野边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丛与花丛之间有一条小路通往中间的大树。

  树之大,天之下地之上。一人环不住两人可牵手。

  在小路的尽头站着一个人。

  一阵风抚过他的脸,身边的花与小石子被吹了起来混在一起,就像人与人之间的亲吻一样。

  “嚇!他看到我了。”

  说完转头,撒开腿就跑。

  “小心!”

  没跑两步就撞进了一个人怀里,那人蹲了下来细细的打量了他很久。

  “真好看。” 那人如是说道

  他推开了那人,跑到了好远好远的地方。他有一点后怕,他刚刚是在死亡的边缘玩耍。

  “你是谁?我在哪里?”

  他指着那人大声质问,一如他多年前拿着剑指着他大声质问。

  “司马懿,你向我索兵居心何在?”

  那人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了他的跟前跪下。

  “你不相信我?”

  语气一如当年。

  “额..我不认识你啊”

  那人神色一顿,自嘲一样的扯了扯嘴角,站了起来。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揉坏了
他一早起来做的发型。

  “是啊,你不认识我,早就没有人认识我了啊。”

  他看着那人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必须投靠这个人才有可能离开,这样想着他拉了拉那人的衣角。可怜兮兮的表情完美让这张孩子气的脸发挥撒娇的效果。

  “你可以带我出去吗?”

  “刚来就要走吗?”

  那人拉起他的小手,把它带到那棵大树下。那人率先坐在了树下,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他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之后,那人率先开了口。
 
  “我怎么会知道呢?”

  果然不知道吗?那人在心底默默想着,怎么有点失望呢。

  “我是司马懿。有读过历史吗?”
  “你是司马懿我还是曹丕呢!”
 
  闻言,司马懿开心的笑了笑,称赞了一下他的聪明。

  他因为莫名其妙的称赞好看的剑眉挑了一下。

  “你是那个大坏蛋?”
 
  那人笑着点了点头。

  “你讨厌我吗?”
 
  听到那人的反问,他略微地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不讨厌我呢?”

  “我讨厌你的话也改变不了什么。”

  真像啊,跟当年那个理所当然说着“我为什么要恨你啊,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的他真像。

  “你说得对。”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觉得天空越来越红了,他有点害怕。

  他勾住了旁边那人的手,像是要把他永远留下一样,他很害怕,但脸上还是维持着眉头小皺的表情。

  那人看着逞强好胜的孩子,笑了笑。

  “不要怕,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吧。”

  在很久以前,一朵花在这座山上开了。伴随他出现的还有一颗小石子。

  第二年的同一天也有一朵花开了,伴随着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颗小石子。

  一年一次的开花已经成了那人一年的盼望,每一年那人都会寻找今年的花开在哪里并给它取上名字。

  而小石子在那人给花取了名后就会自己出现自己的名字。

  在某一年那人恶趣味给花取名为司马懿的时候,那人以为小石子会出现曹丕,结果出来了贾诩。

  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让那人再一次的审视了自己的种种举止,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归类为系统错误。

  于是下一年又多了一朵叫司马懿的花,小石子则叫陈群。

  在那人疑惑的神情的注视下,陈群小石子说话了。

  在一阵惊呼声后陈群现身了。这一变差点没把那人吓晕。

  于是接下来的一年陈群和那人过上了比较有趣的生活。但仅限一年。

  在某一次的对话里那人问陈群为什么贾诩没有现身。陈群显然暗暗吃了一下惊,然后淡定分析道太尉大人大概是害羞吧。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久到曹操,诸葛亮,甚至司马炎都来过了,曹丕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今天大树正前方的花开了。

  花与小石子再一次出现,那人看着它们,鬼使神差地说出了曹丕二字。

  小石子出现了曹子桓。

  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满怀期待的拿起曹子桓小石子。

  那个瞬间那人居然有想哭的念头。

  当然这种念头在山尽头出现了个人的时候就消失了。

  起风了。

  原来他从小时候就长得如此俊俏,千百年来竟然也抹不去眉宇间的小皱折。

  “然后你就在这里啦,故事也结束了。”

  听到身旁整齐有规律的呼吸声,那人温柔的笑了笑,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脚,在傻笑了一阵之后也靠着大树满足的睡去了。

  那人醒的时候看到那个沐浴在金光里的佛。

  那人把他小心的平躺在树荫里,走到佛前毕恭毕敬地跪下。

  “汝可还有什么遗愿?”
  “没有。”
  “汝需回归天道。”
  “可否给吾多一点的时间?”

  那人得到了佛的允许,转身看了眼天空。

  时间不多了。

  那人深情地看了他一眼,

  “我以为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却原来都是我以为而已。”

  “陛下.. 懿确实后悔了一辈子,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陛下..”

  越过了一片又一片的花丛,那人走到了山的尽头。

  那人闭上了眼睛,带着满足的笑容把一支脚伸了出去,转换了身体的重心。

  脚踏空了。

  血月恢复正常了,花与小石子消失了。

  他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没有人,就像回到了原本他和爸爸一起爬的那座山。

  身后的大树和面前孤单立着的蓝色小花却提醒了他,刚刚的一切都不是幻想。

  他走到那朵花前,看了良久,久到泪痕将脸颊弄得湿湿黏黏都没有感觉了。

  “子桓!曹子桓!”
  “我在这里!爸爸!”

  他看到了季重,正在向他跑来。

  “你怎么在这里?”
  “你睡着了,伯父去半山腰买水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我就一起上来了。”
 
   他望着季重温暖的笑容愣了愣,牢牢的抓着年长者的手。

  “怎么,找不到父亲就哭啦?”
  “我哪有。”
  “明明就有” 说罢摸了摸他的脸,湿哒哒的触感让人反射性的抹在了他的衣服上。

  天黑了。

  三人冒着危险走下山,不过临走前他拿了件小礼物。

  拿走一样作纪念应该不会怎样吧。他想。

  随手拿起花旁一颗指甲大奶白的小石子。

  要是他细心点就可以发现背面刻着个懿字。

  小石子终背离了最初与花的誓言。

  花与小石子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

  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