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yi

亲吻三连(丕司马微叡师叡)

亲吻三连(丕司马)

1) 久别重逢的时候

  曹丕望着城墙上的将军,笑了。这一笑扯到了嘴角的伤口 。

  “嘶,好痛。”
  “臣还以为陛下是不会受伤的,唔..”
 
  司马懿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人堵住了,脑袋还没转过来眼睛还没有闭起来就感受身后不安分的手。

  “我好想你啊。”
  “你还知道委屈?啊? 总不爱听别人劝”

  他的手收紧了一点,再一点,看着对面人薄薄凉凉的嘴唇,好想咬啊,他想。

  看了眼对方出神的眼睛,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他们相拥而吻,在无人的城墙上被阳光洗礼。

  “回来就好,” 他如是说道。

2) 在书房的时候

  司马懿发现今天的二公子心不在焉,他有点生气。

  “公子既无心听讲,懿就先走了。”
  “先生留步,丕并不是无心听讲。只是今天有些心事..”
  “心事既是家事,怕是不方便与懿吐露了。”
  “这事与先生有关。”
 
  闻言,司马懿心里咯登了一下,心道不好。

  “公子愿意的话,懿洗耳恭听。”
  “今天父亲召我前去议事,结束之时留我一人同我说了件事。”

  司马懿知道对方还没有说完,又没有下文的样子疑惑的抬了抬头。

  反观曹丕则被先生的眼神给迷的神魂颠倒。
 
  父亲啊,这样好看的眼睛怎么会是你所说的狼顾之相呢?

  “父亲让我疏远你。”
  “那公子就应该听丞相的话啊”
  “我顶撞他了”

  听到这里,司马懿终于知道为什么曹丕的左脸有巴掌印了。想到是为了自己才给丞相打的巴掌他看着曹丕的左脸出了神。

  乘着这个时间曹丕飞快地在对方的嘴上印下烙印然后用书盖着自己的脸。

  “丕会护先生周全的” 伴随而来的是司马懿手上的书打在曹丕头上的声音。

 
3)在吃醋的时候

  陈群昨夜留在司马府的事情被传进了皇宫里,当然传了那么大老远版本也变了。

  有正常的版本。

  “知道吗?昨天两位尚书台的大人一宿没睡都在讨论公事,真是尽责的好官啊!”

  然后还有不正常的。

  “听说了吗?昨天陈群大人被司马大人惩罚软禁在司马府里。”
  “我怎么听到是陈大人死赖在司马府不走呢?”
  “啊?所以说我老伴说司马府的下人昨夜听到有异声是两位大人的声音?”
  “啊?这消息可不得了了,真看不出啊”

  曹丕听到这种传言的时候那个脸色,啧啧啧,用施内监的话就是吃到了过季的葡萄而且还要强颜欢笑,滋味酸爽。

  因为这件事司马懿今天被辍朝的皇帝叫进了宫。

  “臣参见皇上。”
  “爱卿,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
 
  感受一下司马懿的黑人问号脸。

  “臣,哪里做错了吗”
  “仲达偷汉子算不算错啊?”
  “我什么时候偷汉子了”

  司马懿的内心是崩溃的,陛下咋们能不能有一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啊。

  “昨天陈群在你家留宿了”
  “那是讨论公事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曹丕站在了司马懿面前,

  “起来吧,是朕不信任你了”
  “谢陛下。”

  然后那双抓着他的手就不安分的就抓着他的腰带,脸放大了几倍。

  “在这?”
  “别说话,”

  好吧,这是傲娇了。

  司马懿看了眼皇帝一脸憋说话,吻我的脸,做了出格的动作。

  他主动吻了曹丕。

  这简直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曹丕瞪大了眼睛好半饷才回过神来回吻对方。

  “你什么时候那么主动啦”
  “我哪有”

  没有就没有,曹丕暗道,然后拉着对方进了偏殿。

小彩蛋(叡师叡) 

  外头来找曹丕商量可不可以跟的曹叡一脸懵逼的被喂了一口狗粮。跟在后面的施淳一脸看透红尘的带着曹叡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阿翁,父皇是正常的吗?”
  “当然啦,不然怎么会有你呢?”
  “那我以后也会这样吗?”
  “这..”

  施内监的心里苦啊。

  不得不说的是曹叡小朋友你真相了,隔壁的司马师小朋友正等着你撩呢。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