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yi

赌注(车)

新手司机线上开车

真 贾司马的车

 

嗯,就是这么任性

 链接是印象笔记也不知道打不打得开

没有问题的话

正文链接

石磨链接

度盘链接 

密码:nak0

我大概是看数学看傻了

我哭 

(*꒦ິ⌓꒦ີ)

 

@鸣远清 

宝贝 我多好啊 hhhh

Σ>―(〃°ω°〃)♡→

嗯 我还没有摸透电脑版怎么圈人,后来才圈的乃

233

奏是如此的神奇,

我要开始考试啦 到十月中 

(*꒦ິ⌓꒦ີ) 

我哭

终点那一刻小后续

   @鸣远清 小可爱的有奖游戏hh 

  请记得我已经截图啦( ˘ ³˘)

  不是很确定你怎么想但我构思三天都是这样罒ω罒

  文笔什么的没有 确保看过前文再来

  希望不是特别奇怪233

  长又长的预警结束啦

 

  又一次被梦惊醒,虽然忘了是个什么梦肯定不是什么好梦。

  手下意识往身边探去,空了。

  是了,她走了。

  司马懿和张春华结婚七年终究都没有得到一个好结果。

  司马家因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已经打了两年的官司。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他摸黑下了原本两个人的床,到了厨房拿水喝,然后他看到了蹑手蹑脚想要溜回房间的司马师。

  “爸爸,你怎么还没睡啊?”

  司马懿挑了挑眉,这应该是我问你吧。

  “你出来干嘛?昭儿醒了吗?”

  他拉着大儿子的手来到了沙发,他们一家曾经在这享受过天伦。尽管现在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爸,妈妈还会回来看我们吗?”
 
  “会吧,大概。”
 
  司马懿心里也没个底,他们相识快要三十年,他第一次感觉他快要失去她了。

  彻彻底底的失去她了。

  看着墙上的婚纱照,心里空落落的,总归还是夫妻一场怎么都应该好聚好散吧。

  “爸爸,贾诩是谁?”

  司马师坐在父亲的怀里眼睛瞪得老大了,他知道这个名字在家里像是禁忌一般,没人敢提。

  他原本抚摸着儿子柔软的头发的手无意识的停下了。

  贾诩吗?那是个陈年故人。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不配拥有他。”

  司马师眨了眨眼睛,这双眼睛可惜没有遗传他妈妈,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他的头。

  “好了,你已经超出你的睡眠时间,快去睡吧,晚安”

  把孩子送回他们的房间后司马懿没有睡下,他披了间风衣出门了。

  贾诩吗?

  踏出门的那一刻,司马懿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师儿太过于敏锐刚刚说错话了。

  “哟,国民老公怎么会来泡吧啊?”

  该死,怎么会无意识来到这里。

  “张绣,三更半夜还来泡吧看来你很饥渴嘛。”
 
  “那倒不是,我陪先生来的。”

  闻言他瞳孔紧缩,贾诩。

  没有一句招呼他转身就想走,该死脚怎么不听使唤了。

  贾诩看着他,笑了。他觉得自己真是被张绣忽悠出了幻像竟然出现了司马懿。

也就那样吧像泡沫一样一碰就会消失了。他缓缓的来到司马懿的面前,拉起他就往外走。

  凌晨的街道空无一人,唯独路灯下行走的两人一路无声。

  “你怎么喝酒了,你的肠胃不好不应该喝酒,里头的烟味重会加重你的肺炎,以后就不要去那里了。”

  “今天我们校友会结束了就去喝了一杯。”

  “我..和春华离婚了。”

  司马懿停下了他的脚步前边的贾诩却依然往前走。察觉身后的脚步声听了,贾诩回过头看到司马懿蹲下了身。

  “嗯”

  “她..把我丢掉的手机卡捡了回来,听到了你的语音留言,她拉着我的手问我。”

 

  “仲达,你真的心甘情愿娶我吗?你爱过我吗,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勇气去听那个留言,你昨天说了梦话,你喊了文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你是为了什么娶我的。”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他扪心自问他不讨厌这种家庭生活,他和贾诩也没有可能了,可她却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第二天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

  “问你什么?”

  司马懿突然从地上起来不料却撞到了贾诩的额头,光亮的额头。

  “你找死啊?”
 
  嘿嘿 不敢

  “绑鞋带,嘿嘿。我快要到家了,再见。”

  我们不用再见了。

  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今天就权当做梦吧,我明天就会走了。

  他捡起地上的别针,那是贾诩为数不多送给司马懿的礼物。当是留个念想吧。

  再见了。

  再也不见了。

 

 
 
 

 

 

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1)

  每每听到身边的人说起师生恋,贾诩只有一个表情 。

  (-ι_- )

  很形象对吧。

  直到那一天,司马懿一脸兴奋的的和他告白的时候。

  嗯,为什么我的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孩子,喜欢上一个大叔是个什么体验?”

2)

  看着桌上变着花样摆放的巧克力,贾诩的内心是拒绝的。

  年纪大了不适合谈恋爱。

  也不适合吃巧克力。

  郭嘉一面回应着一面伸出鸟爪。

  不 为巧克力默哀。

  荀彧为了孩子也拿了两个。

  荀恽和郭奕今天有口福了。

  他们旁若无人的对视了一秒,笑了。

  他们默默发了一口狗粮。

  旁边的陈群拿出了他无时无刻准备好的墨镜。

  长文,你要振作啊!

3)

  今天早上有课。

  曹丕和曹植他们班的数学课。

  额,这个粉蓝粉蓝的小信封是什么。

  基于曹植是个屁孩,他走到老师的桌子拿起了那封信递给了他的哥哥。

  可不是嘛,我家子健辣么可爱。

  曹丕清了清嗓子,大声的朗读起来。

  “亲爱的老师,虽然我不知道您有没有机会看到这封信,但您要相信我对你的真心日月可鉴,如有一句假话天地不容。你什么时候答应我呀?学生..”

  “曹子桓!干什么,你信不信我叫家长,或是你想试一下拳击手套的威力?”

  这小子,这么猎奇的吗还读人家的情书。

  哎哟我去,这么多粉蓝粉蓝的东西,我应该拿去烧呢还是去举报他啊?

  真该让司马懿试一下拳击手套,美名其曰强身健体。

  对吧?

  对。

4)

  踏着轻快的脚步进的学校,然后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

  “文和,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学生总是问题最多的吗?”

  校长微微皱着眉头,而贾诩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总不能告诉你因为他喜欢我吧。

  话说回来,这已经是诸葛亮和司马懿在这个星期第三次打架了。

  凡事都要有个度,贾诩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要磨没了。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皮的吗?

  “老师,我错了,但是吧诸葛村夫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闭嘴吧小屁孩,贾诩给了一个司马懿一个你妈的微笑。

  诸葛亮看着这个笑容,心里有点毛毛的。

  难道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那我没有机会了?

  司马懿竟然喜欢老男人,像我这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绝世好男人他竟然不喜欢。

  到这里,诸葛亮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司马懿的脑壳。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我的手先动的手。

  贾诩深呼了一口气,挡掉了诸葛亮的魔爪。

  喜欢我的人也是你可以欺负的吗?

  司马懿获得机会卡一张。

  总体来讲,被喜欢的人保护还是很让人心花怒放的。

  或许我还有机会?

5)

  嗯?

  司马小屁孩今天竟然没有在办公室等我。

  这心里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他已经变成职业跟屁虫了?

  贾诩跑到走廊往下看。

  哎哟我去,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大胆的吗

  竟然当众告白。

  等等。

  “文和,说你呢。”

  隔壁郭嘉的声音爆炸了。

  也许是贾诩的脑袋爆炸了。

  说了那么久的拳击手套,确实应该拿出来晒晒太阳了。

  这该死的司马懿,现在全校谁不知道了。

  然后曹操校长就找他聊天了。

6)

  “那个,文和啊,我不反对你和学生谈恋爱,只是这个年龄悬殊太大了。我绝对不是老古董啊,我儿子骨科我都可以接受,但是你确定你要辜负小年轻的青春吗吧啦吧啦”

  怎么说呢,人可能就是犯贱,你越让我不要做的事情我偏要做给你看。

  主要不是校长,而是该死的张绣。
 
  张绣最近脱单了。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盒盒 。

  我就找个小鲜肉气死你。

7)

  许久不见的司马懿看着突然接受自己的贾诩有一点激动。

  十五六岁的小年轻哪有过这种经历啊。

  可把自己牛逼坏了。

  诸葛村夫看到了吗,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诸葛亮的脸黑的可以啊,这么生气。

  哟呵,敢情这俩冤家原来还是可以凑一对的啊。

  让你欺负我家小朋友,气死你个诸葛村夫。

  贾诩默默的揽上司马懿的肩,给了诸葛亮一个挑拨离间的笑容。

  真贱。

  诸葛亮的同桌看着满屋的烟火气息,突然明白了什么。

  呵呵,恋爱中的小受果然都是智障,司马懿竟然没有发现。

  给丞相点个蜡吧,他太惨了。

8)

  “我们明天去哪里?”
  “你的作业写完了?”

  尴尬。

  好吧,继续。

  “明天一起吃饭吧。”
  “明天一起去图书馆吧。”

  呵呵 可不是嘛。

  师生恋。

  结果第二天早上他们没有见面。

  晚上倒是见面了。

  去了酒吧。

  别问你会怕。

9)

  “哟,文和找了个小鲜肉啊。小伙长得挺标志啊,有没有兴趣来这里打工啊?”

  在酒吧打工,未成年,免了吧。

  结果那天司马懿是被葡萄酒灌醉的。

  并且不省人事。

  而且贾诩还不知道他的住处。

  哦 学校档案当然有啊

  但他懒啊。

  从这里回学校两个小时啊。

  所以第二天早上被身上奇怪的人吓死了。

10)

  贾诩看着数手指的司马懿有一点无语。

  “老师,我还有2014天成年,那时我可以搬过来跟你住吗?”

  “滚。”

  真冷漠。

  *。٩(ˊωˋ*)و✧

 
@鸣远清 嘿嘿 我今天很勤奋的重写了

*。٩(ˊωˋ*)و✧

今天我还是个大可爱

主要是我喜欢最后一个hhhhh

我家傻儿子系列

我家傻儿子系列。

无脑
没有洛基(划掉)
没有逻辑

自言自语
脑子进水的产物。

  他有病吧?

  有的。

  看着挺不正常的,贾诩看着旁边对着天的那一方傻笑的司马懿默默地想着。

  皱着眉的那种。

  什么病么?幼儿病?返老还童?

  “文和,要是哪天我们去坐船这么样?”
  “啥?”

  坐船吗?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看着贾诩皱起了眉,司马懿想起上次和贾诩去英国旅行的时候他晕机的不行。

  非常的可怕。

  司马懿挑了挑眉,这个不是一个特别好的体验虽然他笑的很开心就是了。

  然后七天的假期就被利用的三分之一在床上度过。

  被人暴打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想还有一点痛,还是小心一点好。

  咳。

  贾诩看着对方变幻莫测的表情深思了一下。

  就这样决定了。

  我们坐船吧。

  “前提是你要给我准备呕吐袋。”
  “得嘞。”

  几乎是瞬间,司马懿的笑容就出现在那个好看的过分的脸上。

  “别开心太早,你今年的假期都用的差不多了,谁知道会不会批下来。”
  “我不是还有你吗。”

   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怎么知道我假期要用完了?你偷偷暗恋我吼!”

  孩子,你的想法真可怕。

  自恋的人果然没有下线。

  这怎么这么像曹子桓会说的话。

  一定是他带坏了我家小朋友。

  “闭嘴,看你的海,别看我,转过头,我又不好看。”

  这可疑的红晕,很热吗,没有嘛。

  嘿嘿

  笑容突然变态。

  他是喜欢我的吧,对吧。

  嗯。

@鸣远清 嘿嘿 我是个听话的孩子

在结婚的边缘试探(段子)

对话体
短的你怀疑人生
没有洛基(划掉)逻辑
空虚产物

“贾大爷,要是我说我要结婚你会怎么样?”

“那就结啊关我什么事。”

“我说我们”

“别想了”

“不是啊,我们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不结婚说不过去啊”

“你爸不会同意的”

“你的意思就是要是我爸同意的话你就会和我结婚?”

“我没有。”

“我先打电话问问我爸,毕竟我哥和曹昂都结婚难保他想通了呢,对吧。”

看着对方那么兴奋的脸,贾诩竟然有些期待。

看着他一脸哭丧着脸的回来,嗯好吧老人家还是不容易被说服的。

等他准备好一系列的安慰话之后,还没等贾诩开口司马懿就喊着说出了那句话。

“我爸答应啦!”

请自动带入贾诩黑人问号脸。

“愚人节快乐。”

司马懿看着贾诩那张脸色越发不好的脸,淡定的拿起的手机。

“喂?奉孝啊,我明天请假,腰疼。”

盒盒盒 真有自知之明。

“我们明天去领证,你爸那里红包大封一点就行了”

计划通

@鸣远清 盒盒 愚人节快乐啊 等着我暴富啊hhhhh
(⑉°з°)-♡

我想我喜欢你

又名《我和我的初恋再次相遇怎么办》或是《当年的小智障已然成了大智障》

以下是我喝了一瓶葡萄酒后的产物并且我不能喝酒,所以你懂的。

喝醉的人没有逻辑并且因为懒癌晚期不想重来。

嘿嘿

反正你都看到这里了,你不继续看下去吗。

*我想我喜欢你*
 
  “贾大爷,你睡了吗?”
  “嗯。”

  贾大爷是个大煞笔。

  不是。

  “我跟你说个故事呗。”
  “不要。”

  故事的一开始呢,有一个的小蓝孩。

  每天早上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他就起床了,不为什么就是为了看偶像打篮球。

  他特别庆幸自己的班在操场旁虽然有点异味并且蚊子特多小虫也多。

  知道他们学校搞了个篮球比赛,偶像大大也参加了,于是比赛那天他就迟回家了,并且翘了大哥的补习课,还被打了一顿。

  放学的时候,为了偷偷把情书放到远在三楼的偶像的教室,他像是快银附体一样收拾书包然后飞奔上了楼。

  喜闻乐见,偶像练习去了。

  把蓝色的小卡片放进华文课本里,一转头竟然看到了张春华。

  那可把他吓坏了,小太岁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他嘴角抽了抽,任由着被当年还是个萝莉的春华小太岁拉出了班。

  太岁奶奶当年还是很可爱的就是凶了点,司马懿语。

  “你跟春华很熟吗?”
  “看我干什么他和灵芸感情好着呢,才没时间管我。”

  贾诩给了司马懿一个请继续你的表演的眼神并收到了来自对方的白眼。

  说回故事呢,小司马和萝莉小太岁就手牵手的一起去看了比赛。

  然后偶像就输了。

  这让司马懿非常失望并且动了想要拿回情书的念头。

  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他只是用了一片大大的枯叶上面写了一大串输了不要放弃下次再输的话我就脱粉回踩之类的,并且在比赛后选手换衣服的时候递给了偶像。

  大树叶把小司马的脸挡的一点看不见,偶像就悲剧了。

  这个可爱的小伙是谁啊?

  偶像当时的想法大概就是这样的。

  “等一下,这个故事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概是你做梦的时候梦见了吧。”

  在贾诩满脸的黑线,司马懿十分淡然的继续了他的智障故事。

  然后偶像就亲昵的摸摸了他的头,虽然当时有点不爽,但是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毕竟那是我偶像,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脑残粉吧这是,你曾经这么智障啊 ”
 
  还挺可爱的,虽然现在不是了。

  “我还是很可爱的对吧。”
  “明显不是。”

  贾●傲娇●诩充分的发挥的他的本性。

  话说这个个性打小就有了,小偶像贾诩当时应该是好奇这个智障是谁但又碍于面子不开口问还在张绣开口的时候跑开了。

  请自行带入小司马的黑人问号脸。

  然后司马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出来的,应该是被太岁奶奶带出来的。

  “嗯,太岁奶奶说我太丢人了,这哪丢人呢,这叫勇敢追求真爱。”
  “你和张春华关系 嗯,挺好的哈。”
 
  司马懿听了皱了皱眉,这是加了醋王属性?

  系统提示,贾诩获得称号傲娇醋王受。

  受 ,是的,这不是玩笑。

  “我当时就再想啊,我偶像摸了我的头我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可惜啊,他第二年就转校了。我还没有机会展开甜蜜的追求。”

  说完一脸复杂的看着身边一脸懵逼的贾诩。

  早知道就不让你进房了,要不是现在深冬会把人冻死并且刚好你房间的暖气坏了而且开客厅的暖器耗电不舍得花钱的话贾诩肯定让司马懿睡沙发。

  这个世界上有打地铺这种操作的。不过管他呢,反正他俩睡一张床上了。

  咳,扯远了。

  “他摸我头的时候我在想啊,我可能爱上他了。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听完对方说完这豌豆射手一样充满冲击力的言论后,第一反应竟然是敢情当年的小智障就是这货啊。

  “你..先躺下。你..”
 
  嗯..词穷了怎么破,在线等。

  “我知道了。先睡吧。晚安。”

  快,破冰小分队和按头小分队是时候你们出场了。

  在房间的一骗漆黑,床头的小夜灯散发着温暖的灯光照着床右边的贾诩。他的眼神呼暗呼明,除了眨眼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听到身后均匀的呼吸声响起。

  起风了。

  雨滴滴答滴滴答的落在不怎么隔音的屋顶上,听着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频密。

  轰。雷打下来了。

  明显感受到身后的人的动静,似乎是抖了一下,贾诩转过身去然后就被他吓死了。

  司马懿,我要是不打断你的腿我不姓贾。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司马懿竟然双手双脚的夹汉堡一样夹着贾诩,抱着你的那种。

  你和你对象才会做的那种。

  贾诩为自己当时石化了感到羞耻。

  他低下头就能看到对方细细长长的眉毛,像扇子一样的睫毛,要是他睁开眼睛还能看到他黑黑的眼睛,水水的像有整条银河在他眼里一样,他微微上挑的眼角现在看着没有白天凌厉了。

  这是他看过最好看的眼睛从他们第一天认识的时候就是了。大树叶被张绣从司马懿手里抽出来的时候他就被他的眼睛震惊到了,并且很怂的跑开了。

  小小的脸大大的眼睛楞楞的,像是被吓傻了。然后他就被小萝莉拖走了,走前那个恋恋不舍的眼神啧啧,可爱的让人想摸啊。

  突然意识到什么的贾大爷翻了自己一个白眼。

  你什么时候开始走文艺路线的。

  “你睡着后多好看啊,咋一起床就这么欠抽。”
  
  说完又良心不安的加上了句

  “看你这么胆小,以后少打你一点好不好”
 
  看着面包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害贾诩以为他要醒了。

  “喂,我的胸好睡吗,啊?”

  想了想,这样挺温暖的也就由着他了。

  “你说我会不会喜欢你啊?”

  他恼羞成怒的微微摇了摇头,并且收到了你的好友面包的一个蹭蹭。

  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这是贾诩睡着前做出的结论。

嘿嘿  @鸣远清  塞你一口糖 让你蛀牙

拖了这么久然后就这么短 对不起啊

(づ′▽`)づ

给你抱抱 高产如你也是辛苦了

花与小石子

花与小石子

  “爸爸,我们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子桓,我说过什么”

  “祈祷的时候要闭上眼睛。”

  良久,他睁开了眼睛,身边没有了他的父亲。

  “爸爸,爸爸。”

  身边没有了山上的荒凉,山野边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丛与花丛之间有一条小路通往中间的大树。

  树之大,天之下地之上。一人环不住两人可牵手。

  在小路的尽头站着一个人。

  一阵风抚过他的脸,身边的花与小石子被吹了起来混在一起,就像人与人之间的亲吻一样。

  “嚇!他看到我了。”

  说完转头,撒开腿就跑。

  “小心!”

  没跑两步就撞进了一个人怀里,那人蹲了下来细细的打量了他很久。

  “真好看。” 那人如是说道

  他推开了那人,跑到了好远好远的地方。他有一点后怕,他刚刚是在死亡的边缘玩耍。

  “你是谁?我在哪里?”

  他指着那人大声质问,一如他多年前拿着剑指着他大声质问。

  “司马懿,你向我索兵居心何在?”

  那人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了他的跟前跪下。

  “你不相信我?”

  语气一如当年。

  “额..我不认识你啊”

  那人神色一顿,自嘲一样的扯了扯嘴角,站了起来。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揉坏了
他一早起来做的发型。

  “是啊,你不认识我,早就没有人认识我了啊。”

  他看着那人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必须投靠这个人才有可能离开,这样想着他拉了拉那人的衣角。可怜兮兮的表情完美让这张孩子气的脸发挥撒娇的效果。

  “你可以带我出去吗?”

  “刚来就要走吗?”

  那人拉起他的小手,把它带到那棵大树下。那人率先坐在了树下,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他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之后,那人率先开了口。
 
  “我怎么会知道呢?”

  果然不知道吗?那人在心底默默想着,怎么有点失望呢。

  “我是司马懿。有读过历史吗?”
  “你是司马懿我还是曹丕呢!”
 
  闻言,司马懿开心的笑了笑,称赞了一下他的聪明。

  他因为莫名其妙的称赞好看的剑眉挑了一下。

  “你是那个大坏蛋?”
 
  那人笑着点了点头。

  “你讨厌我吗?”
 
  听到那人的反问,他略微地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不讨厌我呢?”

  “我讨厌你的话也改变不了什么。”

  真像啊,跟当年那个理所当然说着“我为什么要恨你啊,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的他真像。

  “你说得对。”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觉得天空越来越红了,他有点害怕。

  他勾住了旁边那人的手,像是要把他永远留下一样,他很害怕,但脸上还是维持着眉头小皺的表情。

  那人看着逞强好胜的孩子,笑了笑。

  “不要怕,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吧。”

  在很久以前,一朵花在这座山上开了。伴随他出现的还有一颗小石子。

  第二年的同一天也有一朵花开了,伴随着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颗小石子。

  一年一次的开花已经成了那人一年的盼望,每一年那人都会寻找今年的花开在哪里并给它取上名字。

  而小石子在那人给花取了名后就会自己出现自己的名字。

  在某一年那人恶趣味给花取名为司马懿的时候,那人以为小石子会出现曹丕,结果出来了贾诩。

  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让那人再一次的审视了自己的种种举止,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归类为系统错误。

  于是下一年又多了一朵叫司马懿的花,小石子则叫陈群。

  在那人疑惑的神情的注视下,陈群小石子说话了。

  在一阵惊呼声后陈群现身了。这一变差点没把那人吓晕。

  于是接下来的一年陈群和那人过上了比较有趣的生活。但仅限一年。

  在某一次的对话里那人问陈群为什么贾诩没有现身。陈群显然暗暗吃了一下惊,然后淡定分析道太尉大人大概是害羞吧。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久到曹操,诸葛亮,甚至司马炎都来过了,曹丕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今天大树正前方的花开了。

  花与小石子再一次出现,那人看着它们,鬼使神差地说出了曹丕二字。

  小石子出现了曹子桓。

  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满怀期待的拿起曹子桓小石子。

  那个瞬间那人居然有想哭的念头。

  当然这种念头在山尽头出现了个人的时候就消失了。

  起风了。

  原来他从小时候就长得如此俊俏,千百年来竟然也抹不去眉宇间的小皱折。

  “然后你就在这里啦,故事也结束了。”

  听到身旁整齐有规律的呼吸声,那人温柔的笑了笑,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脚,在傻笑了一阵之后也靠着大树满足的睡去了。

  那人醒的时候看到那个沐浴在金光里的佛。

  那人把他小心的平躺在树荫里,走到佛前毕恭毕敬地跪下。

  “汝可还有什么遗愿?”
  “没有。”
  “汝需回归天道。”
  “可否给吾多一点的时间?”

  那人得到了佛的允许,转身看了眼天空。

  时间不多了。

  那人深情地看了他一眼,

  “我以为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却原来都是我以为而已。”

  “陛下.. 懿确实后悔了一辈子,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陛下..”

  越过了一片又一片的花丛,那人走到了山的尽头。

  那人闭上了眼睛,带着满足的笑容把一支脚伸了出去,转换了身体的重心。

  脚踏空了。

  血月恢复正常了,花与小石子消失了。

  他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没有人,就像回到了原本他和爸爸一起爬的那座山。

  身后的大树和面前孤单立着的蓝色小花却提醒了他,刚刚的一切都不是幻想。

  他走到那朵花前,看了良久,久到泪痕将脸颊弄得湿湿黏黏都没有感觉了。

  “子桓!曹子桓!”
  “我在这里!爸爸!”

  他看到了季重,正在向他跑来。

  “你怎么在这里?”
  “你睡着了,伯父去半山腰买水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我就一起上来了。”
 
   他望着季重温暖的笑容愣了愣,牢牢的抓着年长者的手。

  “怎么,找不到父亲就哭啦?”
  “我哪有。”
  “明明就有” 说罢摸了摸他的脸,湿哒哒的触感让人反射性的抹在了他的衣服上。

  天黑了。

  三人冒着危险走下山,不过临走前他拿了件小礼物。

  拿走一样作纪念应该不会怎样吧。他想。

  随手拿起花旁一颗指甲大奶白的小石子。

  要是他细心点就可以发现背面刻着个懿字。

  小石子终背离了最初与花的誓言。

  花与小石子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

  终

 

道具三连(贾司马微荀郭荀)

道具三连(贾司马)

1)围巾

  贾诩原本很好的心情被司马懿该死的围巾打乱了。

  “脱了”
  “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不好吧”
  “围巾。”

  司马扁了扁嘴。但还是听话的把昨天刚买的某L打牌的围巾脱了。

  “围巾惹你了吗?好端端的把人家打入冷宫。”
  “它妨碍我..”看你的锁骨

  我们的贾●傲娇●诩 怎么会这样讲呢?

  “一条围巾还能破坏你的心情呢,小气鬼。”

  闻言贾诩笑了笑,露出了一个该死好看的笑容。司马懿愣了愣,鬼使神差地在对方嘴上标记了一下并且在看到对方泛红的脸后狡猾的笑了。

  “杀了你哦”

2)领带

  司马懿看着一柜子的领带有些头疼。
 
  “要不捐一点给贾大爷吧?算了算了,他应该会鄙视我。”

  “你门没关,你说什么?”
 
  遭了,失策。司马懿尴尬往后转了转头。

  “贾大爷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我不能回来吗?”
  “也不是,你总要敲个门嘛是不是,嘿嘿”

  典型的嘴上笑嘻嘻内心妈卖皮,贾诩在腹里腹诽。

  “你对着你一柜子的衣服发什么呆呢?”
  “我..想着怎么处理这些领带罢了”
  “不用处理了。”

  贾诩走到床边,手上拿起一条藏蓝色黑边的领带一手推倒里房里另外一个人。

  “它自有它的用处。”
 
  贾诩把身下的人不安分腿用膝盖固定住,手上忙着把他的手绑在床头。

  “比如作为一种情趣也不错。”
  “你今天发情呢?这么主动。”
 
  贾诩忍着拍死身下的人的冲动把它按在床上并且堵上了该死的嘴巴。

3)醋坛

  今天贾诩的装束有点特殊,他穿上了曹操为了显摆自己大方给心腹都买了一条C字名牌的腰带。

  当然心腹是不带上司马懿玩的,所以司马懿就向曹丕敲诈了一条,美名其曰情侣装。

  这是今天早上的事,他刚拿到腰带然后准备带着小情人去吃饭的时候。贾诩惊然发现司马懿拉着曹丕出了公司。

  不爽,想日。

  于是那天晚上一起回家的时候气氛有一点尴尬。

  “那个啥,贾大爷你今天心情不好吗?脸色那么臭。”
  “你今天去勾引曹子桓了是不是?”
  “我去,贾大爷你怀疑我吗,你怎么不说曹操跟你有关系呢?”
  “曹操又不止送我一个,而且你想要你可以告诉我啊,干嘛跟曹丕要啊。”
 
  听完这句,司马懿楞了一下,不怒反笑。

  “你是在吃醋吗?”
 
  把车停好后,贾诩解开了安全带看了看身边的人。

  “你吃醋了对不对?郭嘉果然没有骗我,这样真的有效啊”

  看着自家傻儿子傻乐的脸,贾诩用手捧着他的脸在对方惊讶的张开嘴的时候把自己的舌头上缴了。

  原来这样你会开心啊,那我以后多吃点醋好了。

 
彩蛋(荀郭荀)

  “奉孝,我问你哦,要怎么让你的另一伴吃醋呢?”
  “你说要让文和吃醋?嗯..这很难。”
  “文若都不吃醋的吗?”
  “吃啊,每次老板单独约我出去他回家都会吃醋。”
  “所以我就要把这个被动技能变成主动技能,找谁呢?”
  “子桓啊,子健脾气那么好他不会生气的,而且你们不是有过一段吗?”
  “我哪有跟他有过一段呢,要是有那你跟老板也有过一段。”
  “切,我对文若一片衷心哪像你呢,你跟诸葛亮互怼的时候怎么看怎么有奸情。”
  “谁跟那个村夫有奸情了,我可去你的吧。”
 
  人群中的荀彧怎么看着脸色那么黑呢,大概是吃醋了吧。

@鸣远清  给小天使的文  希望不会让你失望  嘿嘿 表白你 很荣幸很高兴认识你啊d(`・ω・´)b 在你放大招前来个甜饼开心一下233 认识你我好兴奋啊

 

亲吻三连(丕司马微叡师叡)

亲吻三连(丕司马)

1) 久别重逢的时候

  曹丕望着城墙上的将军,笑了。这一笑扯到了嘴角的伤口 。

  “嘶,好痛。”
  “臣还以为陛下是不会受伤的,唔..”
 
  司马懿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人堵住了,脑袋还没转过来眼睛还没有闭起来就感受身后不安分的手。

  “我好想你啊。”
  “你还知道委屈?啊? 总不爱听别人劝”

  他的手收紧了一点,再一点,看着对面人薄薄凉凉的嘴唇,好想咬啊,他想。

  看了眼对方出神的眼睛,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他们相拥而吻,在无人的城墙上被阳光洗礼。

  “回来就好,” 他如是说道。

2) 在书房的时候

  司马懿发现今天的二公子心不在焉,他有点生气。

  “公子既无心听讲,懿就先走了。”
  “先生留步,丕并不是无心听讲。只是今天有些心事..”
  “心事既是家事,怕是不方便与懿吐露了。”
  “这事与先生有关。”
 
  闻言,司马懿心里咯登了一下,心道不好。

  “公子愿意的话,懿洗耳恭听。”
  “今天父亲召我前去议事,结束之时留我一人同我说了件事。”

  司马懿知道对方还没有说完,又没有下文的样子疑惑的抬了抬头。

  反观曹丕则被先生的眼神给迷的神魂颠倒。
 
  父亲啊,这样好看的眼睛怎么会是你所说的狼顾之相呢?

  “父亲让我疏远你。”
  “那公子就应该听丞相的话啊”
  “我顶撞他了”

  听到这里,司马懿终于知道为什么曹丕的左脸有巴掌印了。想到是为了自己才给丞相打的巴掌他看着曹丕的左脸出了神。

  乘着这个时间曹丕飞快地在对方的嘴上印下烙印然后用书盖着自己的脸。

  “丕会护先生周全的” 伴随而来的是司马懿手上的书打在曹丕头上的声音。

 
3)在吃醋的时候

  陈群昨夜留在司马府的事情被传进了皇宫里,当然传了那么大老远版本也变了。

  有正常的版本。

  “知道吗?昨天两位尚书台的大人一宿没睡都在讨论公事,真是尽责的好官啊!”

  然后还有不正常的。

  “听说了吗?昨天陈群大人被司马大人惩罚软禁在司马府里。”
  “我怎么听到是陈大人死赖在司马府不走呢?”
  “啊?所以说我老伴说司马府的下人昨夜听到有异声是两位大人的声音?”
  “啊?这消息可不得了了,真看不出啊”

  曹丕听到这种传言的时候那个脸色,啧啧啧,用施内监的话就是吃到了过季的葡萄而且还要强颜欢笑,滋味酸爽。

  因为这件事司马懿今天被辍朝的皇帝叫进了宫。

  “臣参见皇上。”
  “爱卿,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
 
  感受一下司马懿的黑人问号脸。

  “臣,哪里做错了吗”
  “仲达偷汉子算不算错啊?”
  “我什么时候偷汉子了”

  司马懿的内心是崩溃的,陛下咋们能不能有一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啊。

  “昨天陈群在你家留宿了”
  “那是讨论公事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曹丕站在了司马懿面前,

  “起来吧,是朕不信任你了”
  “谢陛下。”

  然后那双抓着他的手就不安分的就抓着他的腰带,脸放大了几倍。

  “在这?”
  “别说话,”

  好吧,这是傲娇了。

  司马懿看了眼皇帝一脸憋说话,吻我的脸,做了出格的动作。

  他主动吻了曹丕。

  这简直是一个惊人的发现,曹丕瞪大了眼睛好半饷才回过神来回吻对方。

  “你什么时候那么主动啦”
  “我哪有”

  没有就没有,曹丕暗道,然后拉着对方进了偏殿。

小彩蛋(叡师叡) 

  外头来找曹丕商量可不可以跟的曹叡一脸懵逼的被喂了一口狗粮。跟在后面的施淳一脸看透红尘的带着曹叡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阿翁,父皇是正常的吗?”
  “当然啦,不然怎么会有你呢?”
  “那我以后也会这样吗?”
  “这..”

  施内监的心里苦啊。

  不得不说的是曹叡小朋友你真相了,隔壁的司马师小朋友正等着你撩呢。

入梦

  早朝后被皇帝留下来的司马懿跪在殿中,皇帝盯着跪着的人的脑袋,半饷才开口。

  “为什么”
 
  司马懿闻言缓缓抬起了头,皇帝闭上了眼睛,似乎有些累了。

  皇帝见臣子不懂自己问什么扯了扯嘴角。

  “朕问你为什么阻止朕讨伐孙权”

  司马懿张了张嘴,随后又跪了下去。

  “仲达,朕要死了。”

  像是被刺激到了,司马懿反射性的瞪大了眼直起了身,随后意识到自己越矩了,又跪了下去行了个大礼。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人都要死的,我只是想在死前做一些任性的事。”
 
  任性的事,司马懿回忆起相识那一年还是个少年的曹丕小心翼翼地询问自己可否愿意辅佐他。

  ——

  “先生可愿辅佐丕?”
  “公子,眼下不合适吧”
  “也是,丕鲁莽了。”

  看着少年失望的神色,司马懿的内心似乎被挠了一下,

  “要是丞相再问懿,届时懿自有答复。”
 
  闻言少年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却又因为不想失去威严强忍住,滑稽的表情让司马懿笑出了声。

  ——

  皇帝看着臣子突然笑出了声皱了皱眉头。

  “太傅,你还好吗?”
 
  像是被人从梦里叫醒一般,司马懿抬了抬头,却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坐在龙椅上,突然意识到什么。

  他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满是皱纹的手,想起了那个曾经捧着自己的手对他抱怨郭贵嫔和甄夫人走的太近而冷落了自己的人。

  “我希望你不会嫌弃我的手。”
  “太傅多虑了,朕是断然不会嫌弃你的。”
  “是么,那太好了..”

  曹芳觉得今天的太傅有点不一样,和当初明帝死前拉着自己的手一个劲的说:“爹,对不起”有点像。

  “太傅,你还好吗?”
  “臣,有一事想征得陛下恩准 ”
  “太傅尽管直说”
  “臣愿死后葬于首阳山,昔日文皇帝对臣有恩,臣想到了地下给文皇帝请罪。”
  “朕永远都会听先生的话”

  听到了救赎一样的承诺后,司马懿笑了起来,他看到了还是公子的曹丕在对他笑。老人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笑着笑着就哭了。